?不过碍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裙子真的超棒啊!(土拨鼠尖叫)

淮南子 采桑:

【money forever金钱永恒】
#金钱组小裙子应援征集# 【高亮求K】
#红蓝手点一点,双十一啾一个妹子送图六领针#

金秋十月,我们金钱小裙子的设计也邻近尾声了,定金链接预计十月下旬左右出,这里发一波应援征集~

只要你产出金钱小裙子相关(图/文/MMD不限),并且打上#金钱组money forever应援#tag,即可获得图六领针(领针可以搭配小斗篷还有披肩之类的),或者对领针无爱的,也可以选择你点梗我来写,只要不是要雷的cp就行,不限于aph

【高亮注意,如果是画,请在画上打上:
店家:比熊与兔子
画手 :(你自己cn)
money forever/应援或者金钱组小裙子/应援

文的话,在文前标注为裙子应援以及店家就ok啦

mmd仿照上述

方便的话艾特我一下就更好啦

(如果不会很拥挤的话,麻烦带上裙子设计者名字:
豆絾)】

P1-2为小裙子正反面样式,下摆印花为金钱组两人国鸟and较有代表性的乐器,红色圆圈是,铜板啊!!!仿铜板造型!!!

P3是新增的披肩(也可以叫披肩叫围巾,图上帆船为中国皇后号,旁边英文为中国皇后号英文名称,中间大写英文为金钱组小裙子名称【money forever金钱永恒】
下面一行英文是与裙子束腰上的英文对称的)

P4为跟画手皮,怂恿她画的可搭配小裙子的金钱小帽子,采用了包子+汉堡包以及金钱符号的搭配,中间圆方为天圆地方之意

P5是画了米喵耀喵的小斗篷,之前已经放过就不详细介绍啦

P6为本次征集的奖品,为什么放在最后?因为前五张是让你们看清小裙子然后产粮鸭!!!

〔APH/苏中〕我们

半架空)
耀视角
呜呜呜我写的好乱(ಥ_ಥ)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冗长而又深沉的梦。
 
   在梦里,我来到了一片渺无人烟的白桦林,宁静又安谧——除了风掠过树叶的沙沙声。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走在由落叶铺成的地毯上,就像踩在棉花堆上,轻飘飘的。

   我似乎走到了林子的尽头,也隐约看见了远方的高大建筑,我加快了脚步,但太阳似乎在追赶我的脚步,当我从林子里出来时,刚刚还悬挂高空的太阳已经不见,而是被温柔肃穆的月亮所代替,我猛地抬头,高大建筑上插了一副俄.罗.斯国旗——可它正在缓慢降下。我想喊,但我发不出一个音节,所有的话语都碎在胸腔里。三色旗终于降下,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面

   我再熟悉不过的锤子镰刀。

   我震惊的无以复加,恍然见,我看到了伊利亚,我看到我们争吵,可笑的是在我们争吵之后,他的火车却送来援助我的科学家;我看到我们重归于好,我看到我们并肩作战,他叫我小布尔什维克,他递给我红星,他在雪夜将自己的外套披在我身上,他教我用手风琴演奏《喀秋莎》。

   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想,这是一场时间的倒流,而展现在我眼前的,正是过去的我们。我的内心涌起巨浪,我又拾起了锤子和镰刀,我穿上暗绿的军装,我又成了当年的那个王耀。

   当年那个饱受战争摧残的王耀。

   什么?我突然一个激灵,突然出现在脑中的“战争”一词麻痹了我的神经,也拉回了我的理智。我看向身边的伊利亚,他的笑容就像西伯利亚的暖阳,却只让我心如乱麻。
  
   蓦地,我听见了嘶吼,我听见了惨叫,我听见了我曾经的过往,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的眼前不是鲜血淋漓的战争,而是那张如暖阳般的笑脸。

   “不!”

  我尖叫着醒来了,一切都消失了。我看了眼表:
 
  日期   2018年12月25日
  深夜   12.25

 

  

  
 
 

〔APH/苏中 〕红星

     西方的某位童话家说过:“若天上有一颗星星坠落,地上便会有一个人的灵魂去见上帝”

   也许是的,那颗红星于所谓“情人节”时闯入了我的夜空,划破了无边的黑暗,与日月争辉;又在那所谓“圣诞节”的夜晚轰然坠落,为琼斯那像白痴一样的party添了浓重彩墨的一笔。

   红星终于落下,而我也再没见过他。

   即使是千年的钝痛也不足以将突如其来的悲伤消化

   “像他一样的国家很多”

    可是

   “对我说要一起建立一个理想中的社会的只有他一个”

   终究还是无可代替

   我晃了个神,抬头瞥了一眼满天的繁星——即使我眦目,也再找不到那颗红星了。

   罢了罢了,就这样吧

   ……

  我是中.国,从地狱归来的中.国。你能明白嘛?

  今天是圣诞节,我刚从琼斯的party出来,感受着微弱的星光,想着。

  啊,我看见我的车了,那么,回忆也终止了。

  “真的是终止嘛?”

  一个人的死亡分三种阶段:一时葬礼结束,所有人都认为你已经长眠;二是你的一切物质都被分走,烧毁,与你相关的器物也荡然无存;三是最后一个关心你的人也将你忘记,世界便与你再无瓜葛。

   “不会终止的”

   “right?”

 

〔APH 〈wei〉金钱组〕(诗歌体 二肥子视角)共生

自然界中有一种关系
叫共生
也是“利用”的美称
苟且之人
体会甚深
记忆中的那天
英/国绅士倒地的那一瞬间
我竟有说不出的感言
“亚瑟啊,谢谢你”
“你说的没错,船只有停在港湾里才是最安全的”
“可是……”
“船不是为了停在港湾里才被建造的”
没错
我是一辆妄想着征服世界海洋的船
“有人愿意寄生于我吗?”
而在两百年后的今天
我成功了
也失败了

“他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在五十年前我就认定了
“来吧”
我在心底呐喊
“寄生与我”
可惜事与愿违
他是一个独立个体'
又怎会听我摆布

二战时的英雄
被利欲冲昏了头脑
因为啊
就算英雄与世界为敌
英雄也是'不会失败的啊
只不过呢
二十一世纪的英雄
有两个

“狮虎只愿独处,牛羊才会成群”
我是狮他是虎
在同一片山林里
都被所谓“正义”上了镣铐
若不肯寄生于我
何不与我共生
毕竟
强者共存会发生什么
你我都心知肚明
却都心照不宣
来吧
与我共生
在“正义”的巢穴里
被“友谊”培养
生出金钱

我是美/国
是世间的hero
什么
你问我和中/国的关系
是共生啦
怎么
你又以为会是什么呢

〔APH 金钱〕the winner takes all

请配合上一篇食用(吧唧啵)

    冬天要来了

    王耀看着檀木窗楞外的古树失去了它最后一片被寒风蹂躏到发枯的黄叶。晃了个神,这么想着。

    是吧

〔冬天啊〕

    总有可怜的人挨不过它,或许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或许是无家可归流浪者。

〔是那么容易与“死亡”连接起来〕

    死亡……

    王耀一向是沉静的,偌大的办公室里,静的可怕。

    王耀的眼眸也静的像一潭死水。

    生命,或长如古树,或短如蜉蝣。

    王耀是前者。他也是。

    敲门声使王耀回过神来,理了理衣衫,才想起来今天有一场十分重要的宴会。

    他也被邀请到了……

    轻抿薄唇,那句“从来都没爱过”突然让王耀的心抽痛。叹了一口气,尽管如此却不得不去面对。

    因为都是国/家啊。

    宴会现场。

    意气风发的阿尔在进场的一刹就成了全场的焦点,夸赞声和相机闪光灯的“咔嚓”声不绝于耳。美/国/人的招牌笑容也从来没有断过。

    就像戴上了笑脸面具一样。

    礼貌的推掉了所有敬酒,坐在厅侧的沙发上拭了拭眼镜,眼神晦暗不明,看着那一张张虚情假意的笑脸,莫名想起了那个待人真诚的东方少年。神经猛地跳了一下。

    ……
    是因为有人从背后伏上了他的肩膀。

    回头。那是一个性感的黑人女郎,穿着打扮不像别人那样娇柔,尽显狂野之风。

    嘴角微勾,正对胃口。

    起身,走流程:问好,夸赞,交谈,邀舞,举杯。似乎在完成某种仪式。

    某种名为“礼仪”的仪式。

    不过,那女郎在看到姗姗来迟的王耀跨进厅们时,忽然附在阿尔耳边吹了一口气。尔后便转身离开。

    这回晃神的是阿尔,刚刚那个女郎附在自己耳边说出了自己真正的名字。

    ……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

    看到自己敌人突然与自己的“爱人”走的这么近。王耀的血液几乎一下涌上头顶。

    可是,这一次他没有为了他失去理智。

    “因为自己真正需要的是力量!是变得强大!而不是什么……爱情。”可是就连安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啊!

    深深地吸气,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转身戴上假面,去面对另一群“面具”。

    想去复活苏/联,想去质问日/本,想让美/国,回来?

    可是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啊。

    当我们成为国家的那一刻起,我们脚下的道路便注定不会有着名为“爱”的交叉。

    那就再等等吧!

    等到我超过你的时候……

    等到我是胜利者的时候……

    等到我是最强者的时候……

〔APH 金钱〕关系制限

中美新冷战背景
伪国?设(撕条约梗为自编)
二肥感情骗子设定
bug超多欢迎指正QwQ
因为是第一次发文所以格式有问题请dalao们私一下会改正
可能有后续
最后,二肥是po主的蛤蛤蛤不接受反对意见

    又是一个多事之秋么?
    王耀看了看手中的文件,金属夹纸叶上倒映着那双布满血丝的琥珀色双眸,眉眼间尽是疲惫。抬手松了松领带,却愈发觉得喉头干紧。美方单方面翻脸,撕毁条约,中方经济受到巨大损失,许多企业接连破产,资金周转陷入困难。
    明明,自己可以承受过被那静养学习了千年弟弟背叛伤害而后被世界“抛弃”的绝望。自己明明对他传授的毫无保留,可他怎能对自己的第一任老师动刀子;又体会过在绝境中唯一向自己伸出手的挚友苏/联在某个宁静的夜晚平静的消失,再次站到王耀面前时,却微笑着称自己名为俄/罗/斯。
    是啊,自己明明可以承受如此打击却咬碎牙坚持着再重立与世界东方。那。。。现在又算怎么回事啊。
嘴角自嘲的勾起“就权当是为了。。。钱?”虽说是自我安慰,但却莫名的一冷,心冷,冷的发疼。
〔根本没有爱过。。。么〕
    在浩瀚太平洋的另一侧,那碧蓝色的瞳仁依旧美的不可方物。炫丽的灯光打在沉浸于夜生活的男男女女身上,伴着不绝于耳的CD打碟,让这冗长的黑夜变得像白昼一样喧闹。
    真吵。带着眼镜的美/国/人微微蹙眉,要是放在以前,这眼前的景象是他从成山的公务中抬起头了后最享受的天堂。可自从遇见那个温润却又带些老成的王耀后,得知这恰恰不是他认可的作风,自己也渐渐地从这里的常客变为稀客。
    本想着来这里发泄一通,可看着这自己已无法融入的地方,更加烦躁了。
〔改变么。。。〕
    抓了抓头发,起身。
〔无所谓,hero么,就是无所畏惧的啊!〕
    从亚瑟那里得到了技术,从王耀这家伙手中得到了钱。哈,果然,本hero才是赢家。
    阿尔这么想着,拿起夹克,走出了这个灯红酒绿的地方。
〔是啊,从来都没爱过呢〕